贾平凹女儿贾浅浅代表作粗痞不堪引发争议疑似高考分数曝光

贾平凹先生在文坛的地位其实不用笔者多说了,他是当代文坛的奇才,也是一位在世界范围内被认可的作家。目前他的作品被翻译成30多个语种,其经典长篇小说《秦腔》更是入选了我国“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”。

生活中的贾平凹是极低调的,这一点体现在他对女儿的教育上。颇有意思的是,原名“贾平娃”的先生给女儿取名为贾浅浅,这大概是希望女儿的人生过得更加顺遂。贾浅浅1979年出生,是贾平凹的独女,平日里和父亲一样行事低调,现为一位大学普通老师。受父亲的影响,贾浅浅小时候就开始学着写诗,但贾平凹最初却觉得写诗太苦,并不是很支持,后来浅浅便自己偷偷地写,直到得到父亲的认可。

诗集在北京举行首发式的时候,不少文坛叔伯们都来捧场,其中包括名家张清华、欧阳江河等人,但贾平凹却没有出现。人虽没到,但父亲却给她写了一封意味深长的信,信里面这几句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:

实际上我是我,她是他,她早不崇拜我,我也无法控制她,何况诗是她的,与我毫不相关。

贾浅浅和贾平凹父女二人,在文学界的地位也堪称传奇。他们都毕业于西北大学,贾浅浅还是西北大学文学系的副教授,由于入选中国作家协会,拟发展会员名单,其作品便引发关注。

贾平凹老师作品的人文教育价值毋庸置疑,在文学界取得卓越成就以外,还十分关心教育事业。曾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执教的他,培养了不少硕博研究生。他主张教育要从观念上引导学生,不过其女儿贾浅浅却让贾老师屡次陷入争议之中。

贾浅浅眼下是西北大学的副教授,曾撰文《我的父亲贾平凹》引发关注。大家都为文学院才女,是受到父亲影响才走上文学道路的。事实上,她本人却说她从来不读父亲的书和文章,可是这并不妨碍她崇拜父亲。

本以为贾浅浅教授的作品,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事实上看过的人都惊呆了,根本看不出这是大学教授的作品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学生作文。

印象里大学教授写的诗歌,即使不会高深莫测,也要寓意深刻,叫人回味无穷。而贾教授的作品,确实充满了“味道”。即使是小学生写作文也不敢如此大胆直接,到了阅卷老师手里,几乎都要被判0分的,甚至还会被请家长。

此前北大教授曹文轩的部分作品,就因为不适合给中小学生阅读而引发争议。贾浅浅自创的“浅式文学”更叫人匪夷所思,网友直呼她真是货真价实的“文人骚客”。

此前也有家长和学生质疑过贾浅浅的作品,她本人回应表示,自己的作品篇幅都比较短小精粹。即便是很多文学界的前辈也给出很高评价,说她的作品能够达到感官互通的效果,短短几个字,就能勾勒出生动的画面,甚至还有声音和味道呼之欲出。

据说还有行业大佬表示,读不懂贾浅浅作品的人,估计学历水平都不高。恕笔者才疏学浅,实在无法从贾教授的字里行间,看出“清丽”的感觉。

贾浅浅被列入作协会员名单一事后,被质疑凭借她的写作水平,怎么可能有资格入会?更令人惊奇的是,一位网友爆料她的高考入学也存在疑点。西北大学虽然并非985大学,在当地也属于备受认可的211大学,后来还被评为双一流高校。

该校历年最低录取分数线分以上,不过网传贾浅浅的高考分数只有250多分,关于她是如何被录取的,校方人士对此讳莫如深。

贾浅浅本科毕业后,又考入陕西师范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,4年前回到西北大学中文系攻读文学博士,同年就当上了西北大学文学副教授。

众所周知,研究生的论文都应该同步到知网,可是细心的网友们却并未在知网上看到贾教授的论文。难怪她依旧是博士在读生的身份,但并未影响她担任副教授一职,还即将入选作协。

眼下学历确实是获取工作资源和事业发展的敲门砖,很多教育资源也是通过升学考试予以重新划分的。因此学历的公平性和公正性,必须得以重视。

韦东奕在北大奋斗多年,博士后期间主持的项目获得青橙奖,还只是一个助理教授。相比之下,贾浅浅博士还没毕业就当上了副教授,这还如何鼓励学生通过学习逆袭呢?

陈春花事件曝光后,也让不少学生大快人心。任何学历造假和入学资格存疑的人,终究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

其实,平心而论,贾浅浅身为高校中文系副教授,并且在出版的个人自选诗集《第一百个夜晚》中,集结了多年来创作的优秀诗歌中的130余篇。第二本诗歌集《椰子里的内陆湖》,更是嵌入了历史的变迁、自然的蝶变、人世的沧桑等潜在永恒主题。

另外,贾浅浅还在专业文学期刊杂志上发表了多篇论文,其中不少还是专门研究其父亲贾平凹,比如《生命的言说与意义—试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》、《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》、《历史与文学的双重变奏—贾平凹古炉的叙事策略》等。

应该说,就像能够凭借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”一举成名的余秀华一样,所谓的“屎尿体”只是网络恶搞给贾浅浅贴上的一个标签,仅此而已。

诚如中国作家协会《诗刊》杂志社编辑部副主任彭敏所言,对贾浅浅的批判和羞辱,其实是一种再常见不过的“管中窥豹”“以偏概全”的“魔法”。它似乎并没有歪曲任何东西,也未提供虚假的论据,却真真切切地诓骗了大众,污名化了正常水平的诗人。

当然,不认可贾浅浅的声音同样尖锐,新华社就在评论中称,一位女诗人的几首作品因嵌入不少“尸字头”汉字描摹“黄白之物”,招致批评。批评意见可能未窥全豹,争议之诗或为游戏之作。但文学创作的基本原则还是要遵循的——图自赏,创新可以大胆尝试;为流觞,诗文不能有伤大雅。

不过,抛开贾平凹女儿的身份,以及那些屎尿体诗作,此番贾浅浅哪怕是具备了加入作协会员的硬件条件,恐怕她这个朴素的文学梦想可能也要破灭了。

周二下午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针对贾浅浅部分作品被指文学水平不高引发网友争议,并连带引发大家对中国作协会员入选标准的质疑一事,中国作协创作联络部会员工作处工作人员表示,“包括贾浅浅在内的944名拟发展会员,均是按照程序进行评审上报。对于网友质疑的问题,将会记录核实。”

这名工作人员表示,“公示结束之后,我们将会把公示期收到的情况,以及核实的情况再次上报到书记处,书记处开会确认之后才会公布(正式)名单,一般就是在几天内。”

面对一名引发如此之大争议的诗人,又是第九届作协副主席贾平凹之女,恐怕就算是作协再怎么力排众议、举贤不避亲,恐怕也得掂量一下民意。大概率,出于对公众关切的一种回应,也是避免舆论引火烧身,最为妥当的做法可能就是暂时不批准贾浅浅的入会申请。

官二代、富二代、星二代之后,作协肯定也不愿意背负一个“作家二代”的沉重负担,授人以口实,影响自身声誉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